合肥市民生工程:【群眾話民生】跨越兩個城市的溫暖

發布時間:2020-03-17 15:16 作者:崔勇  來源:瑤海區方廟街道辦事處 瀏覽次數:

“我好冷,我好餓,我要回家……”,這是我見到合肥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員時反復嘮叨的話。我叫劉永青,今年49歲,家住瑤海區方廟街道汪塘小區。2019年12月份,我終于結束了近40年的流浪生活,回到了合肥,回到了自己溫暖的家。

不堪回首,我的童年生活

我印象中小時候家里兄弟姐妹們多,家里很窮,父母整天都在田地里勞作,無暇照顧我們的生活。一次意外摔跤,我的頭部受傷,父母把我帶到診所簡單包扎傷口后,就再沒有帶我去醫院做進一步檢查了。從那以后我整天神情恍惚,行為怪異,隨著病情的不斷加重,我連自己叫啥、家住哪里都說不出來了,還喜歡一個人到處亂跑,終于有一天我把自己跑丟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離開了家,我四處漂泊,沒有飯吃,我就向人乞討,有時候也經常扒垃圾桶吃別人扔掉的剩菜剩飯,沒地方睡,橋洞、公園甚至商場門口都是我的棲身之所,流浪途中我也遇到過很多好心人要幫助我回家。但由于我口齒不清,無法說出家庭的詳細地址,所以只能年復一年的過著流浪乞討的生活。

峰回路轉,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流浪途中,我也不清楚怎么就來到了安慶。在一個寒冷的早晨,我蓬頭垢面的在一個小區向行人乞討御寒的衣服穿,被兩個穿紅馬甲的大姐發現了,她們來到我的跟前,詢問我家住哪里,問我有沒有家人電話,我嘴里嘟嘟囔囔的一問三不知。沒過一會,一輛面包車開了過來,聽她們說是安慶救助站的,就這樣我被帶走了。到了救助站,工作人員幫我洗了一個熱水澡,讓我穿上一套嶄新的棉衣,又為我下了一大碗熱氣騰騰的面條讓我吃。安頓下來后,救助站找來了心理醫生陪我聊天,試圖從交談中能得到有用的信息。在醫生不厭其煩耐心的開導下,我終于用筆歪歪扭扭寫出了“合肥東市”幾個字。沒想到這幾個字卻成為我找到家的關鍵,他們主動聯系了合肥市救助站,合肥救助站第一時間派車把我接到合肥,合肥公安局也通過戶籍查詢系統很快查出了我說的東市是原來老的東市區,現在的瑤海區。經過瑤海公安局大量細致的摸排和查詢,終于確定了我的家就在瑤海區方廟街道汪塘小區。

DNA鑒定,讓我們一家團聚

由于我離開家時間太久了,我對父母的記憶幾乎沒有了,父母這些年為了找我也被折磨的不成樣子,對我的印象也很模糊了。為確保我和家人的血緣關系,瑤海區民政局、方廟街道、汪塘社區的同志們又開車把我送到權威的司法鑒定機構為我和父母做了DNA鑒定,結果為99.99%,當社區的工作人員把鑒定結果送到我父母手里時,他們再也忍不住四十年的思念之情,抱著我嚎啕大哭。

民生大愛,讓我看到了幸福新生活的希望

2019年12月中旬的一天,社區的兩個大姐開車來到了我家,他們要帶我到合肥市四院檢查身體和殘疾鑒定,經過四院醫生的詳細檢查,我被確診為精神三級殘疾,沒幾天方廟派出所的警官又給我辦理了身份證。不知不覺中2020年快到了,社區的同志又為我送來了米、面、油和大禮包等,同時他們還收取了我的身份證、戶口本照片等材料,要為我申請低保,說政府一定會保障好我的基本生活。

真的非常感謝我遇到的這些好人們,是你們的大愛讓我結束了近40年的流浪生活,感受到了家的溫暖。我更感謝生活無著人員社會救助等系列民生工程,是你讓我看到了幸福新生活的希望。

山东彩票-首页